EdenJohnson同学的原文:买华为=爱国?(对”买华为≠爱国?“的思考)

首先 是“形势”不是“形式”,好了,说内容,我就想知道一个问题:华为=中国高新技术?

 首先非常感谢EdenJohnson帮我纠正用词错误,但是我在文中从未说过“华为=中国高新技术”。母庸置疑,华为可以作为中国高新技术产业链条的一部分。参见:华为是高新技术企业吗 ,此外当下中国最完整的消费级半导体产业链是华为推动建立的,对于一个致力于解决解决“芯片卡脖子”问题的企业,作为中国高新技术的代表之一并不为过。

你咋不说华为是民企呢? 你咋不说魅族还是央企控股呢?

 华为是民营企业,魅族是央企控股与源文议题并不矛盾,你支持魅族也没有任何问题,文章主要依据华为对中国自主化半导体产业链的贡献对华为进行评价.那么这里我就很想提一提"清华校企紫光",百度百科原文:“ 紫光集团最早起步于1988年。当年,清华大学成立清华大学科技开发总公司,这是清华大学为加速科技成果产业化成立的全校第一家综合性校办企业,也是紫光集团前身. ”不过近期紫光集团申请破产,实际上,除了紫光外许多名牌高校的校企都存在连年亏损的情况.紫光在我的印象里比较出名的是紫光展锐的虎贲芯片,虎贲也是ARM架构,当然也没办法自己生产,目前由台积电代工,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去了解一下。国内能设计(或者说定制修改)arm公版架构芯片的厂商倒是相对不太缺,缺就缺在能自己流片,所以我对现阶段破除“买办政策”投资搞光刻机,晶圆等国内急缺产品的团体和个人保持崇高的敬意。

华为消费者服务真的很傻逼好吗? 华为的通信业务,是真的可以,但是 P7(我真用过) P8 P9 P10 P20 全有黑料,试问哪家公司每款手机都有黑料呢?你要说小米,啊也行,我没话可说。

 关于华为的消费者服务,我觉得这是我不能随便评论的,因为我用过的华为设备不算很多,带上拿朋友的玩(仅仅随便用了几分钟的那种我就不写了,我只写我用的次数比较多的),手机有两部华为畅享5,Nova7 SE 5G乐活版(我现在的主力机),荣耀畅玩的某个机子(家父的主力机具体型号记不清了.),平板M3,M5,M6三款.至少我的使用体验还好,截至目前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就当前华为的设备质量来说,我不赞成每款都有黑料这个说法。并且,比起友商的删帖禁言屏蔽关键词等魔幻操作来说,我所知道的华为售后体验是相当好了,起码花粉俱乐部官方有人回你消息联系你解决。但是体验是一回事,硬件缩水,闪存混用等问题也应该重视,理性看待选自己需要的即可.至于EdenJohnson同学提到的小米,雷布斯搞性价在你看不见的的地方砍一刀很正常,比如雷布斯的万年USB2.0,换了Type-C也还是2.0就很无语.近期小米11又爆出来大量烧主板,烧WIFI啥的还有MIUI12.5的过多Bug就不再详细叙述了,我也没用到那些新的高端机,也只是用小米6比较久. 我的观点是手机厂商有义务尽可能的减少产品的硬件和软件质量问题,带给用户更好的使用体验.
PS:实在忍不住想骂一句,QTM的小米新国货,这营销ex透了,敢和友商比比手机零部件国产率吗???这新国货的国字怕不是指的韩国日本和美利坚.

没有像别的“不买华为不爱国”的人一样进行道德绑架。

我觉得但凡是个正常人都不会说出来"不买华为不爱国"这种NT言论,为什么要被那群无脑反串黑的网络水军带歪呢? 感觉和评论区刷"不买小米新国货就是不爱国"没什么区别,典型"不太聪明的样子"

国家资助被你吃了?中国公民的税,不都是给了科研机构?再说了,华为根本不对外卖麒麟好吗?都是赚钱…

关于国家资助,我不太清楚你是哪里来的消息,希望不是营销号.参考观察者网站新闻: 《华尔街日报》渲染“政府背景”,华为长文回击 ,我想问问,华为拿的补助有清华北大拿的轻松拿的多吗?清北留学生拿着国家补贴的人里面归国为中国贡献的占多少?
华为的回应部分原文如下:

华为与中国政府的关系和其他在中国经营的私营企业与中国政府的关系没有任何不同。我们与在中国的其他高新企业(包括外资企业)一样,享受了中国政府对高新技术企业的政策支持,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特殊待遇。华为公司的运营资金主要来自于企业自身经营积累及外部融资,而不是政府补贴。过去十年企业自身经营积累占比接近90%;公司的外部融资操作都是市场化运作,债务成本符合市场水平。
事实上,在中国,满足条件的高科技企业(包括外资企业)都有权申请中国政府的相关补助,主要用于支持研究项目,华为也是通过正常渠道申请相关补助。正如报道中所说,西方国家对高科技研究项目给予补助的情况也十分普遍。过去十年,华为累计获得的国内外研发相关政府补助金额不足收入的千分之三,2018年的政府研发补助只占收入的千分之二。

 中国人交的税到底多少给了像华为这样搞研发的组织机构和公司团体?又有多少被轻描淡写的划给回率不足20%的清华留学生?我们可以给一群不知道回家的建设家乡的人发钱,华为合法申请的一丁点研发补助却被夸大实际补助程度?华为不对外提供麒麟很重要吗?现在想提供自己都不够用,甚至搬出来残次品做各种E版本,你一句轻描淡写的"都是赚钱",我倒是想问问,华为赚的钱10%~15%投入研发,2020年研发费用支出为1418.93亿元 约占全年收入的15.9%,国内其他厂商在干嘛???
 一个对创新研发投入巨大的公司和一群买办主义公司,你还真是说对,人家确实都在赚钱!

标签: none

已有 5 条评论

  1. https://blog.edenjohnson.cyou/2021/07/17/YOU-WIN/

    1. 你这写的就让人很无语,辩论输了又不是什么很恐怖的事情,胜败乃兵家常事.还有,我一直把你当博友我为什么要删你友链???

  2. 你们也不用骂我了,文章删了。
    突然翻出一年前的文章真的让人烦的要命,你这文章好,又有人来了。
    真的是,本来最近状态就不佳,这下子更雪上加霜了。:)
    反正放篇文章你们爱信不信。https://blog.edenjohnson.cyou/2021/07/17/No-Hope/

    1. 我觉得没必要删,有问题就有问题,认清问题并改正比删帖抑郁强百倍,我昨天上午有空才花了几个小时去写文章反驳,下午去吃饭也是烦的要死.我家的烂摊子我不是很想公开,如果你有兴趣我发邮件给你讲讲,你就当看笑话好了.
      PS:我不觉得这是场比赛,辩论的目的是持己方观点取胜,如果你的观点存疑导致失败就没必要继续答辩下去,因为毫无意义.我认为的辩论通常建立在两方观点均存在公理争议的前提下,也就是双方在意识清醒三观符合社会主流或者说符合社会主义价值观的情况下.如果你只是头脑一热写了一篇文章,那就压根没必要在意我到底说了什么,因为那根本不是你真正想表达的东西.人是在与时俱进的,我们的观点随时可能因为更多信息的输入而改变,以前我还是个"公知"呢,那现在不也一样骂着回形针,去B站看自己家团团吗?

    2. https://t.me/yzqzss_note/24
      _

      致 @edenjohnson

      《你不必这样。━━论讨论》

      博主大可没有攻击你的意思,就事论事的讨论,一点没有上升到人身攻击这一层。

      我在此宣布你赢下了这次华为舌战的成功

      议论/讨论一个事,并不是要去追求一个输赢,一场交锋。如果只以表面的输赢去评判各方观点谁优谁劣,我们或许会丧失理性思考,相互理解,相互进步的机会。而这些在讨论过程中产生的思考,毫无疑问是会对辩论双方以及其他看客有所益的。

      一场讨论的价值就在这儿。阐明你的思路,佐以道理或证据,提供多种视角。

      一场讨论的开始和持续所依赖的内驱力,或许是受情绪控制,比如你对大众对某事件的集体/部分看法感到心里不适,因此特别想就此讨论一番。
      但一场讨论的实践过程,和结束的诱因,一定不能是被情绪化的。

      如若意见不合,就分道扬镳。那,我们或许永远无法相互理解,共情。

      如若你坚信自己是对的,那也不必对他人对自己的反驳感到"不被理解"&"索然无味"。

      不过,想清楚你要坚信些什么━━到底是一种信仰or理想,还是一种偏执?

      ━━━

      而且,也不要因为博主用你的文章"借题发挥"就感到"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他本是发起一场讨论,而不是一场战争。

      假如这是一场战争,那只要一发起,对立双方会因为所谓的"礼俗"而和对方解除"盟国关系"。那么,任何讨论都会是失败的,因为每一次讨论,都是一场注定的"失败"━━无论输赢,双方都将从此背离。

      推荐延伸阅读:
      https://www.gcores.com/articles/121924 部分引用:
      ━━━━

      最近一种风行的句式或许也证明了人们在这些文字垃圾影响下表达能力的衰退——“嗐,xxxx就完事了”、“嗐,说那么多,其实就一句话:xxxx”

      这种反智的措辞摒弃了问题可能带有的多义性以及论证过程可能具有的复杂步骤,它将绝对的、暴力的简化凌驾在批判理性(critical reasoning)之上。对尤尔根·哈贝马斯(Jurgen Habermas)来说,这意味着大众媒体已经将公众的“批判理性训练”转变成了“预判(presumption)训练”。此时,即便某个场所名义上仍然面向公众开放,它作为一个公共领域实质上已经关闭了。

      解释公共领域的存在为什么必不可少是一件很多余的事情。我们已经不止一次看见中文互联网中,人们围绕某一话题分成泾渭分明的两派,各自在不同的平台抱团形成同温层并向对方进行激进的攻讦。网民这种强烈的仇恨、斗争和揭发行为已经形成了高速自动运转的机器。

      对话变得越发困难,因为双方说着不同的语言。在这种人民内部的意识形态战争甚嚣尘上的情况下,不必奢望对于某一话题讨论形成一个统一的公共意见,更不必谈借此去促成政策的良性改革。譬如针对“女性主义”这种宏大话题,群体内部形成两派互称“女权婊”和“男权癌”,他们都觉得对方是铁板一块、愚不可及,双方都在各自阵营中觉得和对方争吵是鸡同鸭讲;面对“疫情期间留学生该不该回国”这种具体问题,群体内部依然形成两派,双方仍然进行毫无可能达成合意的骂街式对战。这都说明了这样一个事实——当所有公共领域被取消,有效的讨论不复存在,不再有“作为私人的个体来到一起,形成公众”,而是“作为私人的个体更加遥远地分开了彼此”。

      解决的方式只有对话;惟有理性的对话才能消解矛盾。没有地方讨论,只会有更多的两极化,更多的简化和污名化,更多无意义的争端。

      ━━━━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