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因保密,不想提这种不带脑子做的事。
 今天流鼻血三次,早读一次,第二节课一次,中午刚睡着又来,班主任都看不下去了,问我“你跟你家长联系没?”
“流鼻血主要两个方面原因,吃饭有问题,另一方面是情绪有问题。你要不要回家调整调整?”
“不用了,多喝汤就好了。”

我总不能告诉他我又气到我妹了,她生气不想理我。ε=(´ο`*)))唉,快高考了加油啊!

过几天就高考了,考完有二十多天备份数据迁移博客,但是我还是怕出意外提前备份了部分数据。
迁移期间不再回复评论、上传文章、更新主题代码 。

  _____                                   
 / ____|                                  
| |     ___  _ __ ___   ___    ___  _ __  
| |    / _ \| '_ ` _ \ / _ \  / _ \| '_ \ 
| |___| (_) | | | | | |  __/ | (_) | | | |
 \_____\___/|_| |_| |_|\___|  \___/|_| |_|
                                          
                                          

 我把整个目录(其实就俩压缩好的tar.gz文件)重新压成tar.gz
 本来想电脑下载,结果发现......服务器上传带宽太低了600MB的文件阿里学生机1Mbps得下载到多久啊,于是SSH连上我家云。

apt install wget
...........(armbian里没有自带wget,倒是编辑器nano和vim都很齐全。)
wget -b https://xfox.fun/backup/homebackup.tar.gz
//文件很大一时半会下载不完所以用-b 参数
Continuing in background, pid 12804.
Output will be written to ‘wget-log’.
//查看后台文件下载状态
root@Chainedbox:/home# tail -f wget-log
6800K .......... .......... .......... .......... .......... 1% 176K 75m26s
6850K .......... .......... .......... .......... .......... 1% 77.3K 75m52s
6900K .......... .......... .......... .......... .......... 1% 280K 75m35s

环境:我家云 (Debian Buster with Armbian Linux 5.3.0-rockchip64)

失败的方法:

在我的设备上实测不生效,手动改了也自动秒恢复,实际上就是存在某些问题压根改不了。
查看风扇状态:cat /sys/class/thermal/cooling_device0/cur_state
启用风扇; echo 1 > /sys/class/thermal/cooling_device0/cur_state
关闭风扇: echo 0 > /sys/class/thermal/cooling_device0/cur_state

成功方案

参考了:恩山论坛原贴

#!/bin/bash
#甜糖监控进程存在&自动唤起&日志记录脚本
d=`date '+%F %T'`;
num=`ps fax | grep '/ttnode' | egrep -v 'grep|echo|rpm|moni|guard' | wc -l`;
echo $num;
if [ $num -lt 1 ];then
 echo "[$d] ttnode is dead...restarting" >> /usr/ttnode/log.log ;
 echo "[$d] ttnode is dead...restarting";
 mount -o,remount,rw /dev/sda1 /mnts
 /usr/ttnode/ttnode_172 -p /mnts;
fi

#温控风扇(大于40度开转小于45度停止)每次开转前有反复启停转动三次作为提示。

if [ -n "$1" ]; then
max=$1
else
max=45000
fi
if [ -n "$2" ]; then
min=$2
else
min=40000
fi
echo $max, $min
#(只是为了方便关闭调试的时候打开的东西才多了这句) echo 70 > /sys/class/gpio/unexport 
echo 70 > /sys/class/gpio/export
echo "out" > /sys/class/gpio/gpio70/direction
i=0
for j in 1 2 3 4 5 6
do
echo $i > /sys/class/gpio/gpio70/value
i=$(( 1 - $i ))
sleep 2
done
while true
do
t=`/bin/cat /sys/class/thermal/thermal_zone0/temp`
if [ $t -gt $max ]; then
  echo 1 > /sys/class/gpio/gpio70/value
  echo "$t > $max"
fi
if [ $t -lt $min ]; then
  echo 0 > /sys/class/gpio/gpio70/value
  echo "$t < $min"
fi
sleep 10
done
echo 70 > /sys/class/gpio/unexport

这是我唯一一个没有勾选“仅自己可见”的自述性文章
我喜欢IT?我说过吗?没有吧!
我不喜欢IT,我只是喜欢,有人能和你在一起说同一个你不反感的话题。
我觉得家长最搞笑的就是跟我讲不要谈恋爱不要谈恋爱,我真的有谈过吗?这么急着让我别谈,你以为我多想谈啊?我只是不想一个人走完所有路,我期盼有人能陪我走下去,一个本来不无趣的人为什么会变的无趣,我不想这样,可是现实就是我就是没什么好说的,我想说点什么,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不清楚那些谈恋爱的男女心里为了什么,可能就是所谓“喜欢”,到底喜欢对方什么,肉体还是精神,谁知道,这跟我没关系,我也猜不透。我只知道自己会有和正常人一样性冲动,但这也没让我得到什么别人因此得到好处。少男少女们天天说找对象,对象是个什么东西?object在编程上是一个概念,我理解为一个可操作的“物体”。
这就让我想起来我为什么会更喜欢编程,因为每一行代码都不会骗你,你写echo hellworld绝不会输出一个goodbyeworld。
你可以确保自己写下计算机程序不会欺骗自己,可是你没法保证你身边的人不会骗你。
社交的障碍到底是什么?我知道自己一条路就走到黑,但是我知道我还是会这么做,不为了别的,只是为了有一个自己和别人都喜欢的东西,只是为了大家都有别人喜欢的东西。蜷缩在IT小圈子里很容易,可和他们沟通的成本我却负担不起。
我经常嘲讽别人,钱是买不来感情的,其实是嘲讽我自己,花钱买硬件为了更好的扎进IT的圈子,为了和“志同道合”的人开开心心聊一聊,为了在新人面前指点迷津,为了所有的所有一切的一切。
说到底,我就是在试图用钱换感情。
总是觉得做人很累啊,因为很少有人能和自己交流啊,社交越困难,越不想社交,越想说话,可说不了,就越说不出来。这个死循环,在编程上不会实现,你的IDE会报错。好笑吧,活了十几年的人生,还不如一个IDE看着舒坦。
总会把自己折腾的很累,我喜欢抱着自己喜欢的女生,不是因为贴着人家胸多舒坦(可能某些好色之徒也就为了这吧),只是因为抱着的时候,我知道自己怀里的人不会把自己撇下跑掉。
我害怕被抛弃,我曾经隔着很短时间一遍又一遍的问她“你不会丢下我吧......”
她说“不会”,可是她也说过“没人能陪你一辈子”,我想如果我的一辈子比她短很多那就存在“她陪我一辈子”的可能了吧?也许别人会笑,但是这句话真的有问题吗?
当然,这么做显然不被身边的大部分人认可,社会责任和义务也不会允许我给社会添麻烦。
但愿吧,努力,和自己喜欢的人待更久......
喜欢,爱,这样的词不应该随便被定义。
社交困难没人能替我解决,我不知道自己能变成什么样子,只是希望不是自己讨厌的样子吧。
至于究竟未来如何,时间会告诉所有人问题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