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未知手札 下的文章

 雨下的好大,打在挡雨的棚子上迸裂开,噼里啪啦炸响一片。开着窗子,不过还是拉上了窗纱。
 不知道什么时候,房间里的空气开始变得暖湿,像是加了淀粉的汤,愈发浓稠,动作被放慢,视线开始模糊,屋顶灯的光不能透过这粘稠的空气,呼吸也变得有些困难。
 可我还是不愿关上窗子。
 也许 某天,你也会站在窗边望着窗外的雨,口中呢喃着一个记忆封存的名字。